自從上回牙醫不大願意幫我動手術,被我說服後

今天終於到了動手術的日子

怕也沒用,比起害怕,更希望把牙齦治好

反正把自己當成一塊肉任牙醫料理就是了!

到牙科報到後,馬上被帶進去填寫同意書

大醫院的牙科就是這樣小心翼翼的

弄個牙齒也填同意書?

填完馬上被帶進診間,就要開始了

比起上回讓我等一個多小時,這回真有效率阿

大醫生先來看,把我的牙齦翻給小實習看

然後真的要開始了,沒想到是剛才的小實習幫我弄

好吧.......大醫師是沒空在那邊幫一個小病人弄牙齦的

小實習用布將我蓋起來,然後在嘴巴周邊塗滿消毒液

喂喂.....幸好我今天沒化妝,不然豈不全毀?

接著小實習說"現在幫你上麻藥喔"

緊接著便感覺到口腔好幾次針刺的痛楚

上麻藥這種事可以用這麼輕鬆的態度面對阿?

相對於接下來的不適,上麻藥的確算小case

上完麻藥,馬上感覺牙齦整個腫起來,牙醫沒過幾分便過來碰碰牙齦,看麻藥生效否

才過一下子,麻藥生效了嗎?萬一他割下去,麻藥還沒完全生效怎辦?

醫生說"有感覺是正常的,但是應該不會痛吧?"

我還不確定,牙醫戳了我沒上麻藥的最脆弱的門牙處

"痛死啦!"

好吧.......那樣原本的地方應該已經算麻藥生效了吧

我終於答應讓醫師開始了

旋即感受到醫師拿工具很用力的戳向患部,"這樣就是在割了吧?"

不舒服耶,到底還要戳那個地方多久?

此時,牙醫一邊幫我做,一邊嘰嘰喳喳的跟助手聊起天來

雖然很擔心牙醫這樣會不會不專心,但是總比鴉雀無聲的一直讓我感受不適的好

於是我一邊聽著他們的八卦邊盡量忽略已經可以算是疼痛的不適感

戳的結束了,開始刮我的牙齒了

此時聽到牙齒發出雕刻石頭的聲音,而且助手開始不斷的幫我上護脣膏

為何是護脣膏?因為我的嘴巴被器械模來磨去的緣故,早已乾燥不堪了

助手幫我上了幾次護脣膏,還嫌我嘴巴太乾

我原本上的護唇膏早就被磨掉了,還敢嫌我?

牙科幫我抹的護唇膏一點效果都沒有,我的嘴巴還是一直很乾

牙醫不斷雕刻我的牙齒,此時我的下巴也出現異狀,因為一直張嘴而合不回去了~

想用手推,牙醫又一直提醒"不可用手碰",讓我只好把頭低下把下巴壓回去

手術後半段我幾乎都在下巴跟臉分離狀態

牙醫雕刻了我的牙齒很久,我已經躺到沒耐心,快哭了

"這個地方真的嚴重到需要你雕刻這麼久嗎?"

我還怕我就此昏倒呢

終於,大醫師來視察情況,用力對我的患部洗了一番

開了金口"就要縫了"

太~~~好~~~了~~~

然後看到牙醫在我的臉上開始弄線

一邊心想"什麼時候在縫呢",但是只看到牙醫師一直在我頭上弄線

弄了很久,終於醫生說要縫了,我心想"剛才都還不是在縫喔?"

然後感受到很強烈的穿刺感,痛阿~~~~~~

縫這麼痛阿?

感覺整個牙齦都被穿透了的縫法

幸好只有兩回,然後又看到醫生在我頭上弄線

還把器具放在我的胸口

"喂喂,那邊可不是台子,而是我的胸口阿"

終於,醫生說"就要好了"

說真的,這麼久了都還沒好,我乾脆昏倒讓你慢慢做好了

最後,醫生把患部整個用像是口香糖的東西覆蓋起來

"的確,這樣就不擔心傷口感染了"

手術結束後,我好不容易才坐了起來,助手提醒"已經都好了"

我很小心的才站了起來

詢問醫師,看看自己的牙齦是否像戰場過後般

醫生說把發炎組織跟牙結石清掉了

束後感覺也還好,就是手術時可怕了些

看看時間,手術時間居然兩小時,難怪我那麼累

然後我去吃了個冰,慰勞自己一下

吃冰時,只是咀嚼布丁而已,就感覺敷料有可能隨時會被吃下肚的危機感

不小心不行阿

 

回家吃晚餐以超小口的吃飯方法,還可以正常飲食

還不錯

也沒有流什麼血,比起上次好多了

接下來一周都是超小口吃飯週

下周拆線,看看牙齦是不是少了大半

 感想:牙齦一定要好好保護,不然就像我一樣,要經歷這麼痛苦的治療才會好

連治療都沒有的,等著掉牙齒吧

 

創作者介紹

城市的休憩小站

艾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